人民锐评:侮辱国旗理当严惩

人民锐评:侮辱国旗理当严惩
原标题:公民锐评|凌辱国旗理应严惩  香港是讲法治的当地,谁违法谁就要遭到法令的制裁。可就在29日,一名不合法示威者在上月拆下国旗,涂黑蹂躏,以揭露毁损、涂划、玷污等方法凌辱国旗,却只被判处200小时社会服务令。面临证据确凿、供认不讳的“凌辱国旗罪”,当地法院“从轻发落”“网开一面”的做法,马上引起香港市民的不满。有爱国爱港人士直言“对香港法治绝望”,这个判定“必定引起全国公愤”。  包含香港市民在内的每个人都深知,公正与正义是法治社会的根本逻辑,也是立法司法的价值遵从。假使对违法违法行为做不到“一碗水端平”,就会损失社会公信、不坚定法治根基。但是自6月以来,发作在香港的几个司法案例却让大众隐晦:为什么有人涂损美国领馆前后两日即捕即审即判,而当众凌辱国旗的案子就能延迟月余、涂污国徽的行为至今无人追查?为什么涂损领馆的下场是“判处拘禁4周”,而凌辱国旗的成果只是以小时计的“社会服务”?赤裸的双重标准、裁判量刑的巨大差异,让“法令到底是止暴制乱的东西,仍是保护暴力的道具”成了一切爱国爱港人士心中大大的问号。  判定如此轻描淡写,是无法可依吗?并不是。香港特别行政区《国旗及国徽法令》第七条“保护国旗、国徽”明文规定:“任何人揭露及成心以燃烧、损毁、涂划、玷污、蹂躏等方法凌辱国旗或国徽,即属违法,一经科罪,可处第5级罚款及拘禁3年。”是不知轻重吗?也不是。当事法官供认“本案性质严峻,理应要反映罪过严峻性”。假如真如判词讲的因为“没有量刑指引”,那么特区政府应该有所作为,由律政司就此判定提出上诉,以对法院量刑做出较为明晰的指引。  无妨想一想,为什么国旗会成为坏人屡次进犯的方针。这其实不难理解,国旗是一个国家的标志和标志,高扬国家的崇高庄严,激荡国人的深沉情感,不行缓慢,更不容亵渎。在香港暴力不断晋级的布景下,凌辱国旗的行为早已超出根本法保护的言辞与表达自在的边界。每一个关怀保护香港的人都看得清楚,坏人敢“冒天下之大不韪”向国旗“泼脏水”,是一个带有清晰政治目的、凌辱和割裂主权国家、揭露宣示扮演鼓动性质的政治行为,是对“一国两制”准则和根本法的故意应战,是烘托“反中”、“港独”的公开寻衅,在香港、内地及海外都造成了十分恶劣的影响。  正因如此,凌辱国旗的行为不单单是一个法令上的“技术问题”,更不是偶尔发作的“孤立事情”,“凌辱国旗是一种严峻罪过,绝不姑息”的社会一致理应体现在法院判定中。众所周知,香港的司法受西方法令思维影响,法官具有相当大的自在量刑度。但是,历来没有什么法外之地。任何时候任何区域的法令实践,都必须尊重国情民意,遵循根本准则。假使所谓“公正司法”便是奉行“你跟我讲法令,我跟你讲政治;你跟我讲政治,我跟你讲法令”那一套,这要么是不专业的法令判别,要么是根深柢固的政治成见,只会滋长歪风邪气,让违法的因子四处延伸。  在我国的土地上,国家主权崇高不行侵犯。在保护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这一点上,也历来没有什么能够商议的地步。愈演愈烈的暴力面前,让法令武器发挥遏止违法、震撼坏人的效果,这才是法治社会应该有的姿态。

Next Article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